酷博平台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酷博平台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8-02 20:27:29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但这并不足以打消美国的“怀疑”。BBC北美科技分析师JamesClayton直言:“TikTok怎么说怎么做都不重要,它属于中国公司——只这一点便是它的‘罪过’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接下来,字节跳动该怎么办?继续跟微软谈收购?剥离美国业务?还是游说美国、争取政策转圜空间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为求自保,从美国展开调查开始,TikTok出手了一系列动作,例如将数据中心放在美国、对中国工程师进行代码隔离,并从品牌、人事架构、业务运营等方面实现“本地化”,例如聘请的总经理是Youtube前高管、新任CEO是迪士尼前高管、计划在伦敦设立全球总部等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前两天,美国白宫在对4家互联网巨头展开反垄断调查听证会前,过去秀中文、在北京慢跑、读中国书的Facebook创始人扎克伯格发了一封公开信,声称“中国的科技企业正在向其他国家输出价值观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此前,美媒《福布斯》(Forbes)则报道了一场“闹剧”——6月底,白宫组织的首场竞选集会上座率“十分难看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不仅增长快,还打不赢。2018年,FB开发了名为Lasso的短视频App与TikTok直接竞争,未果;之后又开发了Reels,在用户数和月活上都跟TikTok不是一个量级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据报道,在7月31日一个集中讨论联邦政府应对全球卫生危机的听证会上,福奇称,美国的封锁防控措施远远不如欧洲国家,出现的新冠病毒病例比欧洲国家严重得多。欧洲在疫情发展初期就严格遵守封闭政策,并及时进行停工。“大多数欧洲国家的经济关闭了95%,而美国只关闭了一半的经济。”他补充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美国政客看来,有人该为这场闹剧负责,不过不是那些年轻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元起拍的规则在某种程度上看是有助于尽快处理刑事案件房产的,这令人不得不联想到半个月前杭州的另一宗法拍房案例,涉及的是刑事案中的凶案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对字节跳动收购Musical.ly(TikTok前身)进行独立调查,调查其是否违反了投资法规;